英國朋友談台軍反艦導彈「誤射」 >> PTT Reader

英國朋友談台軍反艦導彈「誤射」

南安普敦,碧波萬里,皇家公主郵輪緩緩駛離了碼頭。
我和福爾摩斯面對面坐在頭等船廂內,我一邊看著《每日電訊報》一邊啃著草莓餡餅。「台灣向大陸開火了。」我大聲叫道,引發了一陣劇烈咳嗽。

「一名高雄船長用生命阻止了反攻大業。」福爾摩斯淡淡說道,遞過小桌上的咖啡,「別噎到了。」

我喝了幾口咖啡,「謝謝,福爾摩斯,我認為這是一次誤射。」 看來他瞭解這件事,我浮誇的尖叫並沒有效果。

「媒體第一時間都使用了誤射來報導。」
「統一了口徑?」我若有所思。

「也許大家寧願相信這是一次誤射。」
「台灣軍方已經找到替罪羊,一名海軍中士。」我揮了下報紙。

「華生,中士無法完成這一切,導彈發射,並不是你射大波波娃這麼簡單。」
「呃,……那也得先脫褲子,那些技術分析文章看得我頭疼。」

「台灣方面最早報導說需要火控鑰匙,後來又說雄風三號不需要。」福爾摩斯拉開了窗簾。

飛彈誤射
總之,人們被引導到複雜的軍事操作流程討論中。」
「你很機智,華生,如果沒有那艘倒霉的漁船……」

「如果真的射中廈門,會引發戰爭嗎?」

「華生,誰也不知道,媒體誇張的喊出離戰爭只有幾秒鐘。」

「就算沒有漁船,我認為共軍也能攔下導彈。」


雄風飛彈誤射

 「從反應速度看,攔截,摧毀,反擊,對岸都能做到。」
「但你認為大陸未必會反擊?」

「華生,美國人更想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?」福爾摩斯壓低了嗓音。
「用挑釁來試探解放軍的作戰決心,天哪,這很作死。」

「死的是台灣人,對美國和它的代理人來說有什麼危險?」
「到時再宣佈誤射,逼大陸接受。」

「誤射的說辭早已準備好,只是拋出來的時間提早了。」
「福爾摩斯,人們會說你是陰謀論。」

「華生,你相信駐南聯盟大使館是一次誤炸嗎?」
我搖了搖頭,喝了杯咖啡,「但這兩件事不相干。」
「華生,都是一個師傅教的,打到廈門,操控全球媒體,使人們相信這是一次誤射,台灣賠錢,而大陸會被指責反應過度。」


「福爾摩斯,你是說事前的推演,發射的時間和地點,事後的解釋,及媒體的引導,全部在計劃中?」
「你不覺得時間很古怪嗎?」
「中共的黨慶,這也許是碰巧。」我試著解釋。
「然後,碰巧發射流程出現漏洞,碰巧中士單獨操作,碰巧操作室沒有監控錄像,碰巧衡山指揮室已有預案……」
「還有漁船呢?」
「這特麼才是真的碰巧。」
「你說粗口,福爾摩斯。」
「我不是一直都那麼紳士,華生,有時我還會使用暴力。」
「你可沒少用暴力。」我做了鬼臉。
「華生,我們可以再做反向分析。」

「你是說,如果這次是共軍向台灣誤射導彈?」
「對,華生,你越來越聰明了,結果會怎樣?」
「島上哭聲震天,證明對岸是惡魔,必須簽下和平協議,給人類一絲和平希望,然後,西方媒體圍剿中國。」
「真正想發動戰爭,拉著台灣陪葬的是政客們,他們高呼和平和民主。」
「台灣的瘋子們到底要幹嘛?」
「從政治上看,民進黨上台前的承諾全部跳票,他們需要轉移民眾怒火,而軍事挑釁,用誤射來逼使大陸作出回擊,然後悲情戲開始。」
「死道友不死貧道?」
「對大陸來說這是一次送上門的機會,他們可以做任何以前不便做的事情。」
「炸成火海?」
「不,先經濟切割,政治高壓,軍事演習,接下來四年就是一個精神病療程。」
「這個島真是個精神病院。」我端起咖啡走到艙門邊。
「精神病人不負刑責。但大陸會改變對台政策,因為正常手段無法跟瘋子溝通」福爾摩斯大笑著,把手揣進了衣內。
我推開艙門,海風撲風而來,我喝了口咖啡,「福爾摩斯,我跟大多數人看法一樣,相信是誤射,瘋子也是要命的。」
「華生,你太善良了。」
呯!的一聲巨響,我手中的杯子瞬間粉碎。
福爾摩斯將冒煙的左輪手槍揣回了懷裡。
「瘋子,福爾摩斯,你這個瘋子, 這玩笑開大了。」我雙腿瑟瑟發抖。
「誤射。」福爾摩斯緩緩端起了咖啡。

沒有留言 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