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風雲錄。愛與愁系列 >> PTT Reader

NBA風雲錄。愛與愁系列

--第一回--

kobe搞笑
丹佛城。

  大道盡頭,一名白衣男子緩步而來,手上把玩著一支毛筆。

  他這一路行來,無論是漫漫風沙、喧鬧人聲,都無礙其絕世風采,彷彿天上地下,
唯此一人而已。

  誰敢相信這豐神俊秀的男子,竟是當今邪派第一高手,刻筆大師!

  刻筆大師年紀輕輕,不過三十來歲,但出道以來縱橫不敗,天下無人能制,其自創的
「極樂神功」,奇詭難測,堪為武林第一邪功。

  他手上的毛筆,更是「極樂神功」精華所在,乃是以交媾過的女子毛髮編織、經元陰
之血浸泡而成。而當集滿一百零五位女子的毛髮,這筆便會進化為「邪惡刻筆」,此時
吞入腹中,將會與修練者的陽具融合。


  毛筆為陰、陽具為陽,融合後水火並濟、陰陽相隨,大道乃成。極樂神功最高境界
為「極樂金身」,金身一成,修練者即有望破碎虛空,翱遊宇宙。

  刻筆大師一路向西,直來到城西一座老屋中。屋身老舊,且無遊人,刻筆大師滿意
地點點頭後,隨即推門而入。裡頭沒有任何擺飾,只有一片鋪地草席,一名女子側臥其上
,見到有人進來後驚呼了一聲。

  女子一頭金髮,眉目如畫,薄衣底下,是靈山秀谷般的曲線,誘人至極。

  「西域人士?」刻筆大師訝道。

  女子沒有回應,顯然是聽不懂,這令刻筆大師眼神微亮。他還沒玩過異族女子,
正好手中毛筆已匯集了一百零四位女子毛髮,就差一位神功告成,不如……


  刻筆大師指著女子,問道:「不知姑娘芳名?」

  女子猜對方是在問自已身分,開口道:「Waitress」

  「魏吹氏?好名字。不知姑娘可願與本人一夜春宵?」刻筆大師將左手食指與姆指
圈成一圈,右手食指在其中抽動了幾下。

  那異族女子似是看懂了手勢,俏臉微紅,身子往後一縮,但並無明顯排斥之意。
刻筆大師哈哈一笑,上前就將女子推倒,開始寬衣解帶。
  刻筆大師雖生性好色,殺人如麻,但極少用強,若是女子寧死不從,那他會立即作罷。

  不一會後,銷魂蝕骨的呻吟聲響起。

  三個時辰後,一陣長嘯傳出,只見屋頂陡然炸碎,刻筆大師破頂而出,全身赤裸
傲立半空。

  「好,好,終於是突破了,這極樂金身的感覺真不錯。」

  他只覺體內充滿用之不盡的力量,極需發洩,他左右看了一下,接著出現在一塊石壁
前,下身連連聳動,開始刻起字來。

  石屑紛飛中,二十八個大字轉瞬即成,赫然是首七言絕句。

一桿長槍萬丈芒,幹盡天下又何妨,
深埋不改凌銳志,一遇裸女便是皇。

--第一回--


NBA搞笑
  迎春閣內,曹眉壽正坐著喝酒。

  金剛尊者曹眉壽,一手「橫練金鐘罩」獨步江湖,而其風流韻事也極其出名。
打著「拯救靈魂」的旗號,不知歡好過多少女子,偏偏那些女子事後從無怨言,宣稱
曹眉壽風流而不下流,乃是天下間一等一的男子漢。

  曹眉壽身長兩米,氣宇軒昂,兼之家財萬貫,不知有多少女子想投懷送抱。甚至
有些看準曹眉壽忘記有過多少女人,紛紛上門求見,宣稱某年某月某日曾與之一夕歡好。

  好比此時,門外忽傳來敲門聲,曹眉壽低聲道:「請進。」

  門開,一名嬌柔女子走了進來,她髮黑如夜、膚白似雪,一雙大眼水汪水汪,
散發出楚楚可憐的味道。

  「曹尊者,還記得奴家嗎?去年此時,我倆曾一夕歡好……」

  「胡扯。妳身長不過一米四,本尊那麼……一頂,豈非就頂穿妳的肺?不送,下一位~」

  門關、門開,另一位女子走了進來。那是截然不同的類型,體態豐腴、一步三顫,
尤其是那臀部,幾乎是尋常女子的兩倍大。

  「曹尊者,還記得奴家嗎?去年此時,我倆曾一夕歡好……」

  「胡扯。妳這個體型,分明是一登大師的相好,休來矇騙本尊。不送,下一位。」

  門關、門開,接著一名男子推著輪椅進來。來人打扮頹廢,但上身仍坐得極挺,
埋藏在落腮鬍中的輪廓,依稀有著幾分俊朗。

  曹眉壽看了好一會後,這才認出來人,訝道:「是你,羅斯?」

  「是我。」

  風城何處不飛花,一夜玫瑰滿玉京。風城玫瑰羅斯,新生代的超卓高手,一身
輕功驚世駭俗,萬軍中取敵將首集,對他易如反掌。

  傳聞他輕功全力展開時,瞻之在前、忽之在後,有如玫瑰漫天,眩人眼目。但出道
不過數年,在兩次江湖仇殺中,羅斯先後碎了雙膝,自此一蹶不振,消聲匿跡。

  「想不到在此處得見羅兄。不過你我向無交情,不知此行有何見教?」

  「見教不敢,是求教來著。久聞曹兄金鐘罩氣功威猛絕倫,不畏群戰,但就我所知
,此類功法極傷膝蓋,卻從未聽聞曹兄有這方面傷勢,因此想請教一番~」

  「原來如此。」曹眉壽想了一會,接著道:「其中的關鍵就在於信念。你若有絕強
的信念,完完全全相信自已的膝蓋,那它便堅固難摧。」

  「信念?」羅斯露出思索之色。

  「罷了,本尊好人作到底,便送你一首詩吧。」

  說完曹眉壽抽出一張白紙,刷刷刷在上面寫了首詩,接著遞給羅斯。羅斯接過,
低聲吟道:

  千鎚萬鑿出深山,烈火焚燒若等閒,滿身是血渾不怕,要留膝蓋在人間。

  「哈哈,好一個要留膝蓋在人間,羅某受教了,哈哈哈~」

  長笑聲中,羅斯雙目神光大盛,原先頹然之氣一掃而空,顯然是已破了心魔。

  「恭喜羅兄,相信傷勢不久即可復原。」

  「多謝曹兄指點,羅某感激不盡。」

 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:「外頭有位雕刻師想進來。」

  「誰啊?本尊不認識什麼雕刻師,是刻什麼的?」

  「是刻毛筆的。」

  曹眉壽皺起了眉毛,「刻毛筆的,刻筆?等等,莫不是那『平生不識刻筆男,
便稱英雄也枉然』的……刻筆?」

  下一刻,曹眉壽已破窗而出,留下句話隨風而至,「本尊與這刻筆有仇,麻煩羅兄
擋著先。」

  這時門開,一名瘦小中年人走入,遞給羅絲一對毛筆,「羅先生,這是您訂製的毛筆
。」

  羅斯心中疑惑,這毛筆是他久傷未瘉,打算訂來練習書法,打發時間之用。卻不知
那曹眉壽為何一聽「刻筆」兩字,便面露驚色,惶惶如喪家之犬,令人好生難以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