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林縣麥寮鄉麥津村借屍還魂奇案 >> PTT Reader

雲林縣麥寮鄉麥津村借屍還魂奇案

民國四十八年間,金門小姐朱秀華借著雲林縣麥寮鄉麥津村山路九十五號,得昌建材行吳秋得先生的太太林罔腰之肉體還魂,其事情之來龍去脈,簡述於下:

民國四十五年八月二十七日,共軍砲擊金門,島上居民傷亡甚多。未受傷的百姓,因恐發生戰爭,紛紛乘漁船向外海逃命,來台灣謀生。其時,朱秀華的父母朱清、朱蔡蕊帶著女兒朱秀華亦向外海逃命,不幸被共軍砲打死。

因為朱秀華走在前面,不知父母死亡。朱秀華本人亦因腳受傷而逃進一漁船。該船行駛不久,不幸又被匪砲擊中而不能操作,在海外漂流了三、四天。在半沈半浮之狀態下,被滿潮送上雲林縣界的台西鄉外海的海豐島。不久,被當地的漁民發現而前去查看,發現裡面約有老弱婦孺二三十具的屍體,其中只存一位未斷氣,即年紀約十八九歲的女子(即朱秀華)。

繼而發現船上有很多的包袱及死屍上的金飾,遂爭先恐後的搶奪。當時朱秀華被漁民的喧嘩聲驚醒,睜開無力的眼皮,望著漁民,用有氣無力的聲音哀求眾人:「若有人救了我的生命,甘願終身作妾作婢或女兒。」但是這一群漁民已財迷心竅,只顧搶奪財物,根本不理會朱秀華之求救。當財物搶完後,惟恐有後患,遂不顧朱秀華的死活,大眾合力將漁船推離岸邊,可憐的朱秀華就活活的被害死了。

在各漁民搶到財物之時,朱秀華曾聽到漁民中有一位說:「大家不要搶啊!船內有活人,救人要緊。」但是漁民們不聽勸告。其中有五、六個年壯的漁民,不但不服勸阻,反想出手打勸阻的人,又威脅說:「你要再多嘴,就要你的命。」致使這一位善良的漁民林清島先生不敢再開口,亦不敢向前施救。而眾漁民將船沈大海後,就平分財物,也要分給林清島一份,但他不要這不義之財,大家都笑他大傻瓜。

島上的漁民搶到財物後,每日不出海作業,只知天天花天酒地,而林清島先生自嘆人貧言輕,不敢報案,又想自己只是一個小海腳(被僱用的作業漁民),沒有漁船捕漁,生活就出了問題,因此就向朋友借錢買了七枝大竹,編成竹筏,出海釣白帶魚,沒想到每天都滿載而歸。因為那些漁戶都沈於酒色之中,不出海工作,所以林清島先生所捕的白帶魚自然價高,如此二個多月,已成一小康之家。他又看漁民們都不務正業,也不願再住海豐島,而搬到台西。

朱秀華被害死後,因陽壽未終,陰魂無所投宿,就同另外的鬼魂在一起,漂流於海豐島。時逢五條巷安西府張、李、穆三位千歲奉天命出巡,朱秀華於千歲爺面前哭訴往事。當時三位千歲爺大發雷霆,命朱秀華在海豐島三年,有恩報恩,有仇報仇,三年後即到千歲府,要幫她想辦法。但朱秀華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女孩,不想報仇,心想,林清島先生替自己打抱不平,卻被漁戶辱打,一定要報他的大恩。因此,當林清島出海捕魚時,她就幫忙趕魚給他,所以每天皆滿載而歸。三年中,由於朱秀華的幫忙,賺很多錢,已成為台西鄉一位富翁。

但在海豐島上,有數十位外海漂來的無主遊魂,聞說朱秀華被害經過,心中打抱不平,唆使朱秀華報仇,要為她出一口氣,見朱秀華不肯報仇,就私下對漁民報仇。這一群惡毒的漁民,被糾纏得家破人亡,食睡不安,有的神經錯亂,逢人便說當時搶劫害人的事情,說完後就跳海自殺。這一個消息傳到林清島先生的耳中,憶起當時各漁民搶劫的情景,所以就辦妥牲禮、香燭、紙錢,獨自一人到海豐島求朱秀華的陰魂不要報仇。而且為其建一間小廟,塑金身奉祀(現在海豐島有一尊現代式的金身被人奉祀,供奉的是穿洋裝的女兒相),又做了七天水陸道場,超拔亡魂歸宿。朱秀華力勸那些鬼魂不要再鬧了,三年後,朱秀華陰魂到五條巷安西府報到,千歲爺帶領朱秀華的魂往冥府繳旨,冥王再命朱秀華在千歲府待命。有一日,地藏王菩薩到安西府收朱秀華為義女,因她命不該絕,所以菩薩命千歲等候機會要使朱秀華借屍還魂。

在麥寮鄉麥津村中山路九十五號,住著一戶人家,戶長吳秋得,父吳怨,母蘇梅,娶妻林罔腰,夫婦倆是當地之孝子,一家和祥樂融融,不幸的是吳母蘇梅年老體弱,年輕時相夫教子,積勞成疾。吳秋得日夜看護,而吳妻林罔腰每日早上風雨無阻,往拱範宮虔誠祈求眉洲開山媽祖做主,情願折自己的歲壽一紀年奉給夫婿的母親。孝媳感動天地神祇,吳母的身體就漸漸健康。

過了幾年,林罔腰由感冒而生病,不能起床,由吳秋得日夜服侍。病好後,已是負債累累,又無工事可做,生活日趨窮困。有一天,吳先生漫步到公所外面,見有一面告示板貼一張招標廣告,是海豐島要建測候所的招標。吳先生是土木工的工頭,就進入問明詳情。因為得標後可領總數十分之四的現金,不但可以還債務,亦可調養愛妻的身體,故前往投標。開標結果,他一人得標。標金領了後,辦完家務就往海豐島現場查看。看完後始知事情不好辦,以前三個工頭都失敗,是個賠本工作;但是標金領了,不做又不行,真是進退兩難。在沈思之後,到那一間廟求神佛保佑,不久就興工了。興工後每月初一、十五都到廟裡參拜,祈求早日完工。

奇怪的是,在海豐島上工作的工人,每日到日落黃昏,就看見吳老板身邊有一位美麗的姑娘,但是吳先生他本人卻不知有其事,每到星期日,就回家省親。在途中、街上的朋友都看到吳先生的腳踏車後面載一位姑娘,吳先生回家,他的夫人林罔腰就頭昏眼花如同生病,一離開就好了。一直到工事圓滿結束後,有一天,林罔腰倒床不起,醫生皆說沒病,到翌日半夜已氣絕身亡,但一按愛妻心臟,感覺心臟微微跳動,身軀如同冰塊。此現象經過三日三夜,直到第四天的半夜林罔腰再回陽,而忽然間家中有燒香的氣味,就問說:「罔腰,你的身體感覺如何?」她說:「吳先生,五條巷安西府穆千歲駕臨家中,請快泡茶請客。」吳先生覺得奇怪,就問:「千歲爺在哪裡?」她說:「你快捧茶到大廳上即可。」吳先生就捧茶到廳上,忽然聽到廳上的沙發似有人坐下去的聲音,看又沒有人就回到房中,而她沒起床就對吳先生說:「千歲爺說你泡的茶太濃不能飲。」吳先生覺得奇怪,到廳上倒一杯茶飲,確實太濃。此時,吳先生覺得她沒有起床為何知茶泡得太濃,就問:「罔腰,你在床上如何知道茶泡太濃?又妳說話的聲音為何與過去不一樣?」那時她淚汪汪,但苦笑了一下,說:「吳先生,我不是你太太林罔腰。我是金門人,名叫朱秀華,父名朱清,母親蔡蕊,在金門開一間雜貨店。因為八二三砲戰,父母半路失散,後來乘漁船漂流到海豐島,被安西府張、李、穆千歲收留,你到海豐島包工事及到『小娘仔』廟拜我,我幫你工事成功,你是遠近聞名的三代孝子忠厚之人,你妻又是賢淑孝順翁姑,願折己壽,奉添婆壽,孝感天地神祇。你妻為此陽壽已終,地藏王菩薩可憐你是孝子,中年失妻,所以命我借你妻的屍體回陽,嫁你為妻。」吳先生聞言,以為其妻昏去數天,可能是神經錯亂,致使她胡言亂語,心中很痛苦。

翌日早上四點多,獨自一人到拱範宮祈求天上聖母,保佑其妻能早日精神正常。那天下午,天上聖母的香爐無故發爐(在爐中的香腳無火而自然發火),又媽祖的乩童從家中跑來拱範宮出壇,要執事人到吳家調吳秋得到廟中。吳先生到後,乩童就開口說:「孝子感動皇天神祇,地藏王菩薩賜義女朱秀華的魂魄,借你妻的屍體回陽給你為妻,要好好的照顧她。」吳先生不大相信媽祖的交代,再往紫林寺求拜。地藏王菩薩顯靈將朱秀華的遭遇及借屍回陽的經過詳細說明,吳先生始知神佛愛護,但是心想現在科學昌明,何來借屍回陽之神話,但是對愛妻的舉止行動,已和往昔不同也感到莫名其妙。

有一天,吳先生帶妻子到岳父家中,但她每一個人都不認識,不得已又帶她到各處就醫。醫生都說沒病,最後帶到台南陸軍九二七病院就醫。剛好那位主任醫師就是從金門來的,正是朱秀華的堂叔,朱秀華到診查所一眼就認出是叔父,叫聲「叔父」但此醫師不認識她,問她:「你為何叫我叔父?」那時,朱秀華眼淚汪汪,就將金門砲戰至坐漁船逃命到海豐島被害,後來又借屍還陽的經過說給醫師聽,醫師再問罔腰家中的種種事情來對證後,叫院中護士往家裡請太太來。朱秀華一看見醫師的太太進來,就開口叫「嬸嬸」,才使醫師相信是借屍還陽。此時,吳秋得始認愛妻已死,朱秀華來借屍回陽是事實。

朱秀華自借屍回陽定靜後,體力精神和理智禮貌皆比以前的林罔腰好,說話的聲音皆屬金門的口音,從前的林罔腰不識字,現在秀華能寫能算,又清口茹素,凡所料之事皆應驗如神,吳先生以前是一位土木工人,自朱秀華回陽後,要吳先生經營建材行,名曰「得昌行」,年年得利,現已是麥寮的富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