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欲 :生死抉擇(3) >> PTT Reader

黛欲 :生死抉擇(3)

生死抉擇

第三章 第三天


豔陽高照,張峰健步在前面開路,身後跟著一隊歡聲笑語的女人們,或赤條條一絲不掛,或赤裸下體更顯淫靡。只是她們都有一個共同的裝飾:每個人的屁眼裡都插著一束嫩綠的青草;而陰道裡插著一截張峰削好的木棍,木棍過於粗了,足有手腕粗細,不過幸好這麼粗,要不然她們的陰道也夾不住,丟了木棒可就沒有肉吃了,這是張峰定下的淫邪規矩。

女人們真是適應力極強,她們已經默認自己的身份了,相互間稱姐叫妹,因為同侍一夫,故而更加親密。

張峰的能力足以讓她們信賴和安心,不愁挨餓,不愁走不出去,她們也就沒了憂愁,一路上欣賞美麗的山林景色,互相品評身材容貌,還共同探討張峰的性能力,共用張峰帶給她們從未有過的高潮快感。

「別吵!都躲到樹後面去。」張峰一聲斷喝,驚醒女人們。

「啊!?......」

迎面一隻老虎攔住去路。女人們嚇得小便失禁,哆哆嗦嗦躲到樹後,驚恐地注視著張峰和老虎的對峙。

張峰沒有時間放下背包,迅疾抽出寒光閃閃的叢林刀,眼睛緊盯老虎,一動不動。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,整個林子寂靜得只有心跳聲。

老虎終於發威,頭一俯、前腿一彎、後退一弓,發出一聲攝人心魄的吼叫,帶著一股腥風,「呼」地直奔張峰撲來。

好張峰,果然英雄,鎮定自若,就在老虎騰起的一?那,只見他揚起刀鋒,前腿弓,後腿蹬,迎著老虎,穩如泰山。刀尖從老虎的喉嚨一直劃過肛門,伴著哀嚎,老虎落地時,已是開膛破肚了。

「哼哼,給我送午餐來了。」張峰擦擦刀鋒上的血,走近死虎。「都出來吧,沒事了。」

一陣靜默,就在張峰納悶之時,一陣歡呼衝破耳鼓,女人們沖過來,團團圍住張峰,激動、興奮地擁抱他,親吻他。

「老公,老公。」

「你是真正的男人。」

「老公,你太酷了!」

「老公,做你的女人真是我最大的幸福!」

一陣騷亂過後,張峰開始燒烤這只華南虎,女人們急切而幸福地等待分吃虎肉。

飽餐一頓,女人們已經對張峰全心崇敬了,紛紛主動邀寵、獻媚,掙著要侍候老公。沒辦法,最後還是張峰出了個主意:「你們都撅起屁股圍成一圈,我挨個操。」

「好呀,好呀,這個主意好,這樣最公平。」女人們迅速撅起一個個白白大大的屁股,把張峰圍在當中,嘰嘰喳喳地催促他快些插進來。

張峰高興得合不攏嘴兒,捧著屁股逐個操搗,看著大男孩傻傻地觀瞧,解嘲似地對他說:「呵呵,你看看,女人就是這麼回事,天生的賤肉,你只要給她一口吃食,她們就會象母狗似地跟你搖屁股。」

盡興發洩之後,張峰扛著剩餘的虎肉,帶領女人們繼續趕路。恰好遇見一潭清水,女人們興高采烈地下去洗澡,張峰也泡了進去。

女人們象一群歡快的小鹿,跟張峰潑水嬉戲,最終,張峰竟被一群女人合力按進水裡,灌了好幾口清泉。一再討饒,女人們才放過他。

張峰爬上岸喘息,看著潭中美女洗浴,感覺如在桃花源仙境一般,欣慰地露出笑容。大男孩受命張峰,在岸上不停地拍照。女人們時不時還擺出各種淫態,嬉笑著留影。

剩下的路越來越好走了,一隻虎足夠他們飽食。

終於,她們走出山林,站到了一條土路上。

「哎呀,終於走出來了!」女人們感到輕鬆又疲憊,站在大路上左右張望。

「啊!.........」一聲驚叫,孫悅最先反應過來,她們這種赤裸裸的淫態竟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孫悅急忙跑回山林中。其她女人們也捂著臉,迅速跑回山林。

躲在林中,女人們面面相覷,感到羞愧難當!剛才那種自然的本性一下子湮滅了,現實社會的種種道德規範忽然又佔據了她們的內心。

沒有言語,誰也沒有說話,也不知該說什麼?都緊緊夾著大腿,雙手掩面。

張峰沒有退回山林,坐在路邊,看著地圖,打了一通手機。

林中的女人們注視著外邊的那個男人,沒有人喊他進來,因為不知該怎樣稱呼他。每個女人的心中都在自問:「我是他的女人麼?他是我的男人麼?」

就這麼呆呆地捱過約有半個小時,大路上始終沒有一人一車路過。女人們開始焦慮,辛辛苦苦走了三天山路,難道還不能結束麼?

空中隱約傳來隆隆的飛機聲,很快,一架軍用直升機降落在大路上。機上下來兩名士兵,抬著一個大箱子,隨著張峰走進林子。

女人們驚慌失措,遮掩著難堪的肉體。

張峰打開箱子,從裡面拿出一個小盒子,說道:「這盒子裡面有一套便裝,一雙布鞋,還有一萬元現金。你們每人一個,穿好衣服出來吧。」

張峰和士兵走了出去。女人們默默拿起自己的盒子。

待到女人們走出林子,見大路上停著一輛軍用吉普車,一個士兵坐在駕駛位上。

張峰再次開口,此時他已經站在機艙裡了,「我叫張峰,就此告別,如果再見,那是緣分。這輛車子可以送你們到達最近的城市,你們好自為之吧。」

說完,一擺手,直升機慢慢升起,轟鳴著漸漸遠去。

女人們望著遠去的飛機,沉默著,不知誰先哭泣,最後大家都止不住淚流滿面,心如刀割!

那個神奇威勇的男人消逝了,她們對他的情感萬分複雜,但深深的思念從飛機升起的那一刻起,就已經牢牢地在她們的心田裡生根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這篇故事是在夢裡侵入我的腦海的,提筆記錄下來之後,自己讀過,感覺怪怪的,也不知算不算是色文?

還是那句老話:為了讀者方便,我一次貼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