黛欲 :生死抉擇(1) >> PTT Reader

黛欲 :生死抉擇(1)

黛欲 :生死抉擇

引 子


張峰獨自背包走在沿江的公路上已經一整天了,暴雨淋透了他那一身「格泰斯」衝鋒衣,他不時回頭望望,希望能有輛順路車過來。

天更黑了,暴雨狂瀉,張峰看看表,已經18點多了,不由得低聲罵娘:「他媽的,真倒楣,走了一天也沒見有車過來,在這前不著村、後不著店的鬼地方,肚子已經咕咕叫了,幸好可以喝雨水,不然還真走不動了。」

自言自語地暴走在雨夜的盤山路上,雖然不怕,但饑腸轆轆,著實辛苦!

「嘀嘀、嘀嘀」隱約傳來車鳴,回頭張望,透過雨幕,遠處隱約兩點昏暗的燈光在搖曳。張峰馬上掏出一張百元鈔票,向車子迎去。

原來是一輛高級旅遊中巴車,蹣跚在蛇形的公路上。車子被張峰攔住,渾身水淋淋的張峰剛一登上車子,耳邊就響起司機的抱怨:「我這可不是拉客的車,你看看這車裡可都是有身份的貴客。」張峰掃視一眼,迎接他的是一雙雙鄙視的目光。

「給你,不白搭車。」張峰把百元票子遞給司機。

司機接過去,卻依然說著:「這點小錢,我還真沒瞧上眼。」

「那你開個價,我只要搭到前面有村子的地方就行。」

司機舉起手,張開五指,冷笑著看著張峰。

張峰摸摸所有口袋,掏出幾張鈔票,「總共這些,反正我是不下車了。」沒奈何,明知司機敲竹槓,張峰只好使出無賴相。

「哼!」司機點點,總共有480元,未置可否,關上車門,發動車子。

張峰走到過道中間,看見一個空位,剛要坐下,司機的話給他當頭一棒:「嘿,叫花子,別弄髒我的座椅,讓你坐地上就算客氣了。」

張峰沒奈何,想席地而坐,「哎呀,你看你把髒水都弄到我鞋上了,這鞋三千八一雙呢,你陪不起,滾遠點,別坐這兒。」

「呦!你是孫悅!我認識你,還很喜歡你的歌呢。」張峰發現說話的女人竟是孫悅。

「去去去,遠點。」孫悅不屑與眼前這個落湯雞一般的平庸男人說話,轉過頭去。

張峰無奈,往前挪挪,兩旁的人都惡狠狠地逼視著他,那眼神分明是拒絕張峰坐在他們附近。

最後,張峰只好坐在門口的臺階上。

第一座坐著一位年輕漂亮的小姑娘,手裡的小紅旗上印著「名人旅行社」。短短的裙擺下,一雙玉腿剛好展現在張峰眼前,微微分開的大腿深處,白色蕾絲內褲隱約可見。「啊哈,坐這兒倒是滿眼春光呀!」

穩定了一會兒,張峰的餓勁上來了,思忖良久,不得不輕聲對眼前的小導遊說:「小姐,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,請問您有什麼吃的可以給我一點嗎?」

「哼,沒有!」導遊不耐煩地轉過臉繼續打盹。

張峰又問後一排的一位空姐,「小姐,你們出來旅遊,肯定能有些吃的東西,麻煩你給我找一點吧,我真的很餓!」

空姐鄙夷地看看張峰,往身旁的男人懷裡拱了拱,尖刻地說到:「你以為你是什麼人?還想麻煩我們?!哼!諾,前面的垃圾桶裡我剛剛扔了一些餅乾,那可是美國進口的,你去找找吧,也許還有些渣渣。」

「哈哈哈,嘻嘻嘻,」車廂裡響起低低的嘲笑聲。

張峰抿了抿嘴唇,咽了咽唾沫,肚子裡「咕嚕咕嚕」的響聲惹得眾人更加嘲笑。

「叔叔,給你巧克力。」一個甜甜的童聲響起,一隻胖乎乎的小手舉著一顆巧克力。

這一?那,一向堅毅的張峰,不由得熱淚盈眶!可他剛剛伸出手去接,抱著那可愛囡囡的少婦一下打落孩子手裡的巧克力,抱緊孩子,好像張峰是妖魔一樣。

「媽媽,為什麼不能給那個叔叔吃呢?」

「他不是叔叔,他是下賤的人,記住,你是貴族的千金小姐,不可以跟下賤的人接觸的。」

張峰伸出的手僵在半空,冷冷地看了那美貌的少婦一眼,轉身回到門口,默默坐下。

導遊小姐的腳下踩著一張表格,張峰歪著頭看,原來是這個旅遊團的名單。

金祥麟 男  52歲 西南電建總裁          1201豪華套間
孫 悅 女  26歲 自由藝人            1201豪華套間
張馨蕾 女  24歲 西南電建總裁秘書        1201豪華套間
王文芳 女  22歲 海南航空形象大使        1202豪華套間
劉 雷 男  30歲 海南航空公司財務總監      1202豪華套間
靳 欣 女  33歲 廣東路橋工程總公司財務部經理  1203豪華套間
徐婉瑩 女   8歲                 1203豪華套間
徐勝利 男  40歲 廣東路橋廣告公司總經理     1203豪華套間
褚春華 女  42歲 廣州市婦聯辦公室主任      1204豪華標間
夏 雨 女  30歲 廣東文翰貴族學校舞蹈教師    1205豪華標間
張 帆 女  16歲 廣東文翰貴族學校初三3班    1206豪華標間
李盈盈 女  15歲 廣東文翰貴族學校初二2班    1206豪華標間
李峻峰 男  16歲 廣東文翰貴族學校初三3班    1207豪華標間
劉飛逸 男  14歲 廣東文翰貴族學校初一3班    1207豪華標間
馬香茹 女  24歲 廣東金盾藝術團一級演員     1208豪華標間
曲 波 男  30歲 廣東公安廳政治部處長      1208豪華標間

「呵呵,還真是名人旅行團!」張峰不禁驚歎。「不過孫悅怎麼跟那個老家夥睡一間房?」

「看什麼看?這上邊任何一個人吐一口唾沫,都能把你砸個跟頭。」導遊小姐醒來,彎腰撿名單。

「呵呵,對不起,掉在地上了,我順便看了看。」說著,張峰拿起名單,恭恭敬敬遞給導遊小姐。

乘客們都在瞌睡,張峰也慢慢打起盹來。

 

序章 驚變


朦朧中,張峰被猛烈的震動驚醒。一瞬間,張峰意識到出事故了,敏捷地拉開車門跳了出去。

原來,前方公路被泥石流淤塞潰塌,中巴車頭栽進爛泥,車身斜懸在路基護坡上。

車裡的男男女女嘰哇亂叫著擠出車門,爬上公路,已經滿身泥水了。滂沱大雨毫不留情地淋泄著這群「高貴」的遊客。

當司機最後剛剛爬出車門時,「轟隆」一聲,整個車子滑落滔滔江水中,沒入洪流。

「我的車子啊!那是花了70萬買的呀!」司機如喪考妣,呼天搶地。

「趙師傅,快上來,你別掉下去了。」小導遊驚魂未定地拉住司機,把他拽上公路。

高貴的遊客們此時都嚇暈了,站在暴雨中,驚慌失措,幾個孩子已經嚇得哭了起來。

「怎麼辦?怎麼辦?我們要死了,我們要死了!」

「快打手機。」

「沒有信號。」

「啊?那怎麼辦?怎麼辦?」

「小秦,你這個該死的丫頭,把我們帶到這個鬼地方,現在怎麼辦?」

「我也不知道會這樣呀,原來的路不是被洪水沖塌了嘛,繞道走這條路,不也是你們同意的嗎?我說要等幾天,你們不幹,這不才弄成這樣嘛。」小導遊滿腹委屈地分辯著。

「都別吵了,讓司機小趙想想辦法吧。」金總裁到底閱歷豐富一些,最先鎮靜下來。

「我能有什麼辦法?電話也打不通,等待救援吧。」

「那得等到什麼時候呀?」徐勝利憂心忡忡地否定了司機的想法。

「我想要不了多久,你沒看以前電視裡解放軍救援遇難遊客,很迅速的。」身為員警的曲波寄希望於解放軍。

時間在男人們的爭吵和女人們的哭泣中流逝。雖然僅僅在雨中站立不足半小時,但所有人都已經濕透了。尤其女人們,被淋濕的夏裝緊貼軀體,凸凹有致的曲線畢現無遺。不過此時也只有張峰還有心情欣賞。

「走吧,往回走吧,沒人知道我們在這兒。」還是司機比較理智。

「可這段路我們開了差不多有7個小時,要是走,那得多長時間才走得回去呀!?」曲波提出這個難題著實令眾人絕望。

「那也不能在這等死呀?」

「別吵,你們聽,什麼聲音?」

「轟隆轟隆」的低沉聲響,即使在「嘩嘩」的暴雨中也聽得出來,同時還伴隨著微微的地震。

眾人緊張地四下張望,「啊!!!」隨著一聲女人的尖叫,眾人看清了,前後兩個方向的沿江盤山公路正在潰塌,山上兇猛的泥石流奔泄下來,沖毀公路,泄進滔滔江水中。

唯有這些人所在的路段,由於身後恰好是一堵絕壁岩石才倖免於難!

此時想走也走不了了,而且腳下的路基也被雨水泡軟,隨時有潰塌的危險。只有雨聲、雷聲、洪水聲,女人們連哭都不敢了,生怕眼淚沖毀了腳下的路。
絕望了!都絕望了!女人們驚恐地依偎著自己的男人,而男人卻茫然地不知望向何方?

只有張峰,鎮定自若,仰起臉,任憑暴雨的肆虐,仔細查看著岩壁。看好路線,張峰脫下登山鞋,系在背包上,然後開始熟練地攀爬起來。

「啊!他…他……」小導遊發現了已經爬上半空的張峰,驚訝地叫喊起來。其他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張峰身上。

張峰矯健的身影,就象暴風雨裡海燕,頑強地衝破暴風雨,終於攀上頂峰。

「好……好哇!」眾人似乎看到一線生機,激動地歡呼。

「他是那個下賤的叔叔。」小囡囡的脆聲童語,猶如霹靂,立刻震驚了全體「貴族」們。他們仿佛又墮入地獄,痛苦地看著逃出生天的那個男人,心中萬分懊喪地念叨著:「他不會救我們的,他不會救我們的!!」

只有暴雨在呼號,只有江流在咆哮,貴族們重又陷入等死的絕境!

一根細繩在風雨中飄搖垂下崖壁。「繩子、繩子!」女人們激動得歡呼起來。原來張峰在上面把一根單兵救生繩綁牢後,甩下崖壁。

孫悅最先撲了過去,一把抓住繩子,緊接著,男男女女放棄「貴族」的酸臭架子,一齊撲向繩子。

最終抓住繩子的是曲波和司機,而孫悅早被眾人踩在腳下,滿身泥漿,撲倒在地上。

「我先上,你滾開!」曲波厲聲斥?著司機。

「你他媽的跟我少擺臭架子。」司機小趙抬手抽了曲波一記耳光。曲波立即畏縮了,只好讓司機先上。

小趙兩手緊緊攥住那根僅有小指一般粗細的繩子,蹦高竄上,可陡立近乎垂直的崖壁令小趙無法立足,幾番努力之後,小趙不得不哀叫:「喂,我上不去,把我拉一下。」

「你滾開!」曲波見司機上不去,便推開他,自己攥住細繩開始爬,可是他也同樣毫無建樹。

在這樣的狂風暴雨、陡立崖壁面前,沒有經過攀岩訓練的這些「貴族」們是根本不可能爬升一步的。

「嗚嗚、嗚嗚、救救我們、求求你、救救我們!」女人們止不住絕望地痛嚎起來,她們看得出,沒有上面那個「下賤」的男人的幫助,她們根本爬不上去,而眼前這些平日裡養著她們的男人們,竟都是酒囊飯袋,根本不能指望他們。

「喂,我給你錢,好多錢,這些都給你,五千多塊啊,你把我拉上去。」司機掏出身上所有的鈔票,在風雨中搖晃著,向崖頂叫喊。

其他男人們被提醒了,紛紛收羅自己身上的財物,有信用卡、勞力士金表、派克金筆、高爾夫會員卡等等,還有就是海量錢財的許諾。

而此時的女人們卻憑著直覺感到那是徒勞,所以竟沒有一個女人動用佩戴的金玉首飾,只是仰望著崖頂隱隱可見的那具魁偉身影。

張峰順著繩子滑落下來,男人們蜂擁圍住他,努力把手裡的財物遞到他眼前,期盼著他能接過去,那就意味著生機。

「你們去求財神爺吧,我不需要錢!」張峰冷漠地推開眼前的各式財物,徑直走到靳欣面前,少婦那被雨水沖刷的俏臉已經慘白,但動人的雙眸依然美麗,只是眸中僅存疑慮和絕望的眼神。

「把孩子給我。」

「啊!?你、、你要幹什麼?」

「我要把她帶上去。」

「啊!、、你、、我、、、嗚嗚、、、」少婦忍痛割愛,戀戀不捨地把囡囡交給張峰,「謝謝,謝謝你,求你把她送到北京建設部交給靳部長。」

說著,靳欣跪地磕頭,痛哭失聲!

張峰沒有理會靳欣,把囡囡背在身後,囑咐她,「小妹妹,一定要摟緊叔叔的脖子啊。」

「嗯,媽媽!」囡囡膽怯地點點頭,回頭望著媽媽,不敢哭,只是望著,那眼神令人心碎!

張峰抓住繩子,敏捷地攀上崖頂。崖下眾人默聲仰望,唯有哀歎自己曾經鄙視這個能夠救命的男人。只有囡囡向那個男人伸出過友誼之手,所以現在才獲得重生。

靳欣的雙眸一直沒有離開女兒的背影,女兒得救了,她感到欣慰,此時她根本想不起還要為自己擔憂!

「囡囡,你在這等著,千萬不要動,叔叔去把你媽媽背上來。」

「嗯。」囡囡依然只是怯生生地點點頭,雖然她只有8歲,可在生死攸關的時刻,人的本能教會她應該如何應付。

張峰再次下來,在眾人疑惑的目光裡,再次走到靳欣面前。「起來,我背你上去。」

「啊!?、、、」靳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「你、、你說什麼?背我上去、、是背我上去麼?」

「別廢話了,我不是背你上去,是背囡囡她媽媽上去,我可沒功夫照顧她。」

靳欣哆哆嗦嗦地俯在張峰後背,緊緊摟住他。張峰雖然吃力,可依然矯健地把這個少婦背上崖頂。

「囡囡、、囡囡、、我的女兒。」靳欣緊緊抱住女兒。

「媽媽、、、」囡囡「哇」地一聲大哭起來。

張峰佇立崖頭,看看下面的幾位漂亮女人,有些憐香惜玉,便又滑下崖壁。

這次,女人們驚醒了,齊刷刷圍跪在張峰面前,仰起美麗的臉,哀求的目光盯著這個真正的男人,祈禱他能拯救自己。

孫悅甚至跪行幾步,緊緊摟住張峰的大腿,哀聲連連,「求求你、救救我吧,求求你,讓我幹什麼都行,我從此就是你的女人了。」孫悅那俏麗的臉在張峰大腿上磨蹭起來,淚水和著雨水,佈滿面頰。

張峰撫摸著孫悅濕漉漉的頭髮,低頭說道:「好吧,起來吧。」孫悅如逢赦令,激動地爬起來,俯在張峰後背,死死抱住,生怕他逃了似的。

「哦、你放鬆一些,要勒死我呀!」張峰斥責她,孫悅連忙放鬆一些,但交叉在張峰胸前的雙手是死也不肯分開的。

張峰把豐滿的孫悅也弄上崖頂,有些氣喘了,畢竟他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。

當張峰再次下到公路時,女人們發瘋一般死死抱住張峰各個部位,哀求加許身,都想成為下一個幸運的被救人。

空姐王文芳被選中、被背上崖頂;演員馬香茹被選中、被背上崖頂;張帆、李盈盈兩個女學生相繼被選中、被背上崖頂;夏雨老師、秘書張馨蕾、導遊小秦也被背上崖頂。

張峰實在累得爬不動了,看看下面的男人和唯一的老女人,他也實在打不起精神再背人了。

他坐在泥濘的崖頭喘息,女人們又圍跪在他周圍,哀求他把她們的男人們也弄上來。「你們這些賤女人,下面那些男人到關鍵時刻都拋棄了你們,自顧逃生,你們竟然還要救他們?!真是豈有此理?要救,你們自己救,我是懶得救他們。」

女人們啞口無語,她們也的確無顏再懇求張峰,只好自己想辦法,最終上面幾個女人合力,終於弄上來一個男人,他是曲波。

曲波的加入,令女人們有了些力氣,又把劉飛逸和李峻峰兩個大男孩弄了上來。

徐勝利和司機也爬了上來。下麵只剩金祥麟和褚春華兩個年老體弱的人了。

褚春華當然搶不過金祥麟,只好讓金祥麟抓住繩子。就在此時,崖下一陣轟鳴,伴隨著兩聲驚叫,潰塌了。

金祥麟抓著繩子懸在半空,而褚春華則被滔滔江水吞噬得了無蹤影。

當金祥麟終於爬上崖頭時,頹然癱倒在泥濘的地上,口吐白沫,嚇得起不來了。

眾人淋著暴雨,呆呆地望著張峰,此刻這群沒了主意的「貴族」們把希望都寄託在眼前這個「賤民」身上了。

張峰看看仍未停歇的暴雨,有些焦慮,但也只能苦等雨停。他沒理會他們,他們也不敢問,就這樣在電閃雷鳴的夜裡,任憑暴雨淋虐著。